渣渣当自强

大渣比一个_(:з」∠)_而且还是随时会弃坑的那种。
萌的cp又杂又乱还来自不同的圈,小说里的动漫里的历史里的应有尽有,但仍然处在每天粮不够吃的恐慌中。
颜控癌晚期,没救了的那种_(:з」∠)_
高考结束,开始放飞自我。
试图达成“给所有萌过的圈都至少产一次粮”的伟大目标。
(注意,由于个人强迫症,本号主要用于收藏、日常唠嗑和窥屏大大,为带给您的不便感到万分抱歉)

“只想让鸡兔谈个恋爱”系列之关键词5(上)

吊带袜,扮猪吃老虎,纪念日
预警:由于写完很久了(关键词6写了两周啊orz)所以感觉有些地方并不是很好,但现在又懒得改(不)
不知道算不算有ooc,因为原著里神将都是两个两个的,不清楚有些人之间的称呼,所以就自己编了,比如兔兔直接称虎妹为寅虎啊什么的。而且bug甚多,我努力捉虫吧_(:з」∠)_
应该算是现代黑道paro?有很多不科学的地方请见谅orz
个人觉得画出来会更好然而并不会那种炫酷的画风_(:з」∠)_ 有哪位太太要拿走画的话就尽管拿吧,记得到时候艾特我w
从关键词里应该看得出,虎妹有很大的戏份嗯
兔子是个嫩嫩的大三学生|*´艸`*) 鸡妈是个海归,两人在这之前并没有在现实中见过面,虎妹……反正比兔子大w

“寅虎,你现在到哪儿了?”
“已到达目标地点,现在有几名安保人员守着。”
“大概5分钟后他们会离开,与下一批人换班,这中间大约有三分钟的间隙,你可以趁机上二楼的窗户进女更衣室拿服务生的衣服——有服务生的话我会提醒你的,到时候一脚劈昏她就好了——四楼以上就没监控了,只能你自己走,我会帮你看有没有人逛完宴会从底下上来的。你也记得带上红外线探测眼镜,虽然警报系统被我破坏了,但谁也不能保证会出什么事故。”
“知道了,我会一直与你保持联络。”
猎魊抱着电脑,让茶杯椅转了半圈,使自己可以看到对面那家富丽堂皇的会所:“安啦,放心啦,这回不会像上次那样突然断信号了。”

今天是某跨国大企业ceo小儿子的生日,生日宴会在位于市郊的一处高级私人会所举办,公仪魅受朋友——也就是会所所长的邀请来到会所。
会所里人很多,被围在中心的就是ceo和他的小儿子,剩下的大多是商业巨擘和政府高官。前来攀附的人自然也不在少数,所以并没有人在意公仪魅这个生面孔的闯入,只当他也是来巴结的一员。
公仪魅礼貌性地拿了杯红酒在人群中转了一圈,看见会所所长朝自己招手,走了过去。
“很少参加这种宴会吧?感觉怎么样?”
“还好。你叫我来,可不仅仅是让我参加这种无聊的宴会的吧?”
“当然是有求于你的。但你不打算待久一点,看看那些老正经们走后的场景么?要知道这小公子可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前几天还特地私下里找我,叫我在他爸走后来一些特殊服务。可怜了我这个高级会所,还得特地去雇些人过来哄这少爷开心,人不够了还要抓会所里那些清清白白的小姑娘……”
“他给了你多少钱?”
“……”所长被噎了一下,转移话题,“我记得你还没碰过妞儿吧?这少爷并不是特别受宠,他爸大概一会儿就走了,要不尝试一下?不然再这样下去,小心单身一辈子。”
“我单不单身还用不着你来操心。”公仪魅把红酒饮尽,将酒杯放到一旁服务生端的盘子中,“没有父母压力的人,单身一辈子也无所谓。有时间在这里和我聊未来的问题,还不如直接跟我讲找我来有什么事。”

寅虎换好衣服,端着一杯果汁,低头沿着耳机里猎魊指示的方向走去。
“下一个分岔口左拐后直走,有个露在外面的安全通道,没监控,密码也被我破解了,大概可以直上五楼的样子。有不少服务员走过这条路,不会引起太大注意。”
“哇,没想到这位小公子居然这么开放,老爹刚走,一群穿着吊带袜的女仆服务员就在舞池上跳钢管舞了。不得不说,她们的胸围比你大多了。”
“别说废话,死兔子。”寅虎想掐断通讯的心都有了。
“可你也应该感谢我呀,不然你要是像原计划那样从一楼溜进去的话,现在就要穿吊带袜和女仆装了。”猎魊戳了戳监控上寅虎的背影,“快点上去吧,好像人不够下面那些公子哥分,主管上楼来捉人了。”
寅虎加快脚步,在安全通道的门上装模作样地按了几个数字,在走上安全通道后又把门合拢,便向五楼走去。
五楼已经算是高级住房了,平日里想上五楼,要么向四楼的保安出示证明,要么就用五楼用户给的一次性密码从安全通道上去——这一般是五楼客户指名要的“特殊服务”,现在反而被当做了偷偷潜入顶楼的通道了。
“当一回‘特殊服务’的感觉怎么样?”
没有听到意料中“别多嘴”之类的斥责声,猎魊有些意外地看了眼信号。信号状态良好,通话也并没有中断。
“喂,喂,寅虎?怎么了?”
“兔子……我发现任务记号了。”

“所以,你只是想让我来加固一下防火墙?”
“毕竟我认识的精通计算机的人也只有你了,你最近又正巧回了国。”所长拍了拍公仪魅的肩,“要知道我这里住着的和上面有关的人还是挺多的,我总要在各个方面保证他们的安全不是?”
“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我,不怕我窃取机密?”
“你都说出来了,自然就不会做这么蠢的事。”所长耸耸肩,从控制室走了出去,“更何况,也没什么机密好窃取的。真正的机密,可都没有放在这里呢。”

猎魊轻敲茶杯椅的扶手,思考着任务记号的可能性。
他和寅虎的任务是窃取顶楼某房间的机密文档,所以这不可能是哪个出任务的人给他们留下指点道路用的,不然他自己就可以直接把文档弄走。而他和寅虎所在的A组中,子鼠和辰龙现在都在国外执行任务,丑牛和巳蛇则是去什么“十大情侣圣地”约会了,过几天才赶回来——不然也不会让整组实力偏弱的他们来接任务——所以这记号肯定是B组的人留下来的。
寅虎显然也想到了这点。她略带兴奋地压低声音问道:“抢么?”
虽然A组和B组都是在赤皇手下做事的,但除了特殊时期,两组之间出任务时都是呈水火不容的形势,其中的主要矛盾就是做任务得来的可以换取物资的功勋值。然而功勋值是记录到提交了任务的人所属的组上的,与谁接的这个任务并无多大关系。所以当两组任务地点相当接近时,就很容易爆发抢任务的争斗。
这是他和寅虎第一次遇见B组的任务记号,寅虎会兴奋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
“先去完成我们的任务。如果回来后任务记号还没消失,那就抢了。”
“喂喂,这可是个好机会啊。你上周不是还抱怨物资太少太次,只能靠自己编程赚钱去买咖啡喝么?”
“可你有信心抢过未羊,或者午马和亥猪么?”
“……”
“而且你怎么知道,那人不会在房间里等待目标呢?”
“……好啦好啦,我走就是了。”
听见寅虎的脚步声再度响起,猎魊松了口气,烦恼地揉了揉头发,看向监控:“要是给我们的B组资料上有他们的照片就好了,还可以知道做任务的到底是谁……”
在房间上做了记号的任务,十有八九是暗杀,而B组里会接暗杀的有两队,一队是午马和亥猪,另一队是喜欢单独行动的未羊。寅虎和他在A组里排名靠后,不管遇到了哪组都讨不了好,说不定还会被反抢了。还不如先把自己的任务解决了,这样就算抢不过也无事,对方因同是赤皇手下也不会下死手。当然,能抢过来是最好的,但他并没有多大的把握。
毕竟,他们现在唯一的优势,也只有对方不知道他们在这里有任务而已。

公仪魅点开监控记录,删改了一小段内容又倒回去检查了一遍看是否有漏子。几段记录一闪而过,他“咦”了一声,又点回去将那几段反复看了几遍。
随后又点开了警报系统和密码系统,从一堆代码中找到了预料中的微小错误。想到进会所前看到的任务记号,公仪魅了然一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未羊逾溪刚解决完人,从洗手间里洗完手出来,突然手机就响了。以为又是那个唠唠叨叨的任务对象打来的他正要挂电话,瞄到来电人的称呼后带着疑惑又把手指移到了绿色的按钮上。
“鸡妈,什么事?”
“有兴趣抢个任务吗?”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