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渣当自强

大渣比一个_(:з」∠)_而且还是随时会弃坑的那种。
萌的cp又杂又乱还来自不同的圈,小说里的动漫里的历史里的应有尽有,但仍然处在每天粮不够吃的恐慌中。
颜控癌晚期,没救了的那种_(:з」∠)_
高考结束,开始放飞自我。
试图达成“给所有萌过的圈都至少产一次粮”的伟大目标。
(注意,由于个人强迫症,本号主要用于收藏、日常唠嗑和窥屏大大,为带给您的不便感到万分抱歉)

清明贺文

下雨了。
雨点细密地打在房檐上,又很快地融了进去,只轻微地发出“哒”的一声。
公仪魅从公文包里抽出一把伞,抖了抖,打开了,便继续撑起伞向前走去。
今天是难得的假期,他打算随便走走放松一下。虽然遇到了雨,但也并不是特别影响他的心情。

雨起初不算大,但刚穿过一条街后,雨婆便不小心把水盆弄翻了。突然变大的雨带来了浓烈的雾气,雨水顺着伞的弧度滑下,浇在一旁的路面上,冲洗着其中的灰尘,并夹带着它们一路滚进下水道里。
行人很少,大概是因为今天是个比较特殊的节日的缘故。寥寥几个飞行器从上方呼啸而过,驶向未知的远方。
店铺大多也关了门,远远地只能看见一个“24小时”明黄色的标牌。
这大概是这座城市最寂静的时候了。公仪魅想着,漫无目的地走着。大雨隔绝了他和伞外的世界,他不知道自己抬脚走向的是何方,也许会是一个锁了门的店铺,也许会是马路上,然后会有一个司机骂骂咧咧地驶过。
一切都是那么地朦胧模糊。
可在前方,却有一道身影越发地清晰起来,让公仪魅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猎魊。

“鸡妈!”
猎魊惊喜地叫出声,“哒哒哒”跑过来,躲到他的伞下。
“今天雨下得很大,鸡妈你怎么出来了?”
“出来踏青。”
“也对,最近几天也是踏青的好时节呢。不过鸡妈你挑的时间太不好了,居然下起了这么大的雨。”
“那你又怎么出来了?”
“哈,因为……好不容易能出来玩嘛,居然正好还碰到你了。我们大概有一年没见了吧?这一年里过得怎么样?”
“……还好。”
“嘛,普通人的世界我还没怎么接触过呢,要不然今天你带我玩玩?”
“……今天大部分娱乐设施都关闭了。”
“啊,真是可惜了。”猎魊遗憾地撇撇嘴,“早知道应该早点出来的。”

两个人踏着雨水走在街上,猎魊神采奕奕地讲个不停,从每次和未羊亥猪打地主都会赢讲到他从其他人那里听到的好玩的故事,从以前这家店他曾来过讲到未羊和玉衡终于别别扭扭地在一起了,这次出来打算去拜见一下早已握手言和的赤皇和夜姬。
“他们两个秀恩爱的时候太扎眼了,每次他们手碰到一起,我和猪哥都要回房间避一避——当然猪哥肯定是抱着马妹的照片在那里哭啦。不过当初知道马妹恢复正常了的时候,我们都还是挺高兴的。”
公仪魅微笑地旁听着,偶尔会接几句。
在这个水雾弥漫的白茫茫的世界里,他看得见猎魊微翘的眼角,看得见他明亮的眼睛,看得见他优美的脖颈和身体曲线——那是他曾经一寸寸拼接起来的,曾经绝望地拥抱过的。他撑起的伞下的世界里,没有店铺,没有喧嚣,没有大街上远离的车的“叭叭”声。但有他,也有猎魊。
两人,足以。

猎魊走着走着,便停在了一家可以算是半个废墟的花店前。
“我记得以前我曾来过这里,这里从不卖假花,都是亲手种和采过来的,我那时还帮忙采了。”猎魊看了眼掉下来的招牌和破碎的玻璃门,“我还以为经过了那次大战,所有的建筑都重建了呢,没想到居然还有存留下来的东西。”
“这里是遗址。”公仪魅说道,“我们应该是走到建新城时特地留下来的遗址区了。”
“咦?这么快就到遗址区了?我其他地方还没逛过呢。”猎魊想往回走,却又悲伤地发现自己并不识路。
“已经逛过了,就在你刚刚一直在讲未羊和玉衡的爱恨纠缠时。”公仪魅无奈地跟着过去了,“雾这么大,你怎么辨认该往哪里走呢?”
“不是还有鸡妈你吗?”猎魊调皮地眨了眨眼,“既然逛过了,就再逛一遍嘛,说不定会有惊喜呢。”

惊喜确实是有的,比如他们走来走去绕了一圈都还是没有脱出遗址区的范围。毕竟公仪魅也只是对一部分的遗址区熟悉一点,其他地方也是不太了解的。
“啊,迷路了。”猎魊看着最后又转回来了的花店欲哭无泪。
突然有个穿着花裙子的小姑娘从废墟后踉踉跄跄地跑了出来,不小心撞上了。
“哦,是这花店老板的女儿,她怎么到这儿来了?”猎魊伸手扶住她,“嗨,小姑娘,能告诉哥哥怎么走出去吗?”
小姑娘摇了摇头。
“那哥哥要怎么样,你才告诉哥哥出去的方法?”
小姑娘指了指废墟,拉着他跑到后面,公仪魅跟着跑了过去。
一棵茶花树静静地长在那里。
“估计是她想要茶花,够不着了。”猎魊嘟哝着,刚想伸手釆一朵,又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公仪魅,“鸡妈,过来采几朵茶花吧。”

当一朵茶花落到小姑娘掌心时,她开心地笑出声,指了指前方,又踉踉跄跄地跑走了。
猎魊默默地看了眼剩下几朵粉色的茶花:“这些……就当送我们了?”
“和你挺配的。”
“……”

顺着小姑娘的指引,他们踩上了一片草地。
“我怀疑那小姑娘指的是去郊外的路。”猎魊吐槽道,“简直催着我回去。”
公仪魅不语,轻轻地握住他的手。
猎魊愣了一会儿,也回握过去。

两人就这么手牵手无声地走着,雨还是很大,但脚下的草地倒依然很清晰。
隐隐有一块巨大的灰影出现在不远处,猎魊突然停了下来。
“……鸡妈,我要回去了。”
公仪魅像是早就知道会这样一样,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等待下文。
“虽然这么说很不适合,不过我还是要说一下,记得好好照顾自己。”
“……好。”
“回去后记得代我向赤皇大人和神将伙伴们问声好。”
“……好。”
“我今天过得很开心,虽然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能再出来,但现在了解到的事都很令我高兴。战后的世界越来越好了,所以,你也开心点吧,不要再像他们说的那样变成一个工作狂,不必为我自责,你的选择是正确的,不是么?会和我拌嘴的鸡妈才是我熟悉的快乐的鸡妈啊。”
猎魊凑近,然后在他脸上印下一个冰冷的吻。
就像雨水落在脸上一样,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再见。”

雨小了,不远处建筑物的轮廓清晰地显现出来。
——是朱雀营的废墟。
公仪魅走过去,将几朵带着雨水的茶花放在废墟上。
“……再见。”
几滴水无声地打在了公仪魅的手背上。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