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渣当自强

大渣比一个_(:з」∠)_而且还是随时会弃坑的那种。
萌的cp又杂又乱还来自不同的圈,小说里的动漫里的历史里的应有尽有,但仍然处在每天粮不够吃的恐慌中。
颜控癌晚期,没救了的那种_(:з」∠)_
高考结束,开始放飞自我。
试图达成“给所有萌过的圈都至少产一次粮”的伟大目标。
(注意,由于个人强迫症,本号主要用于收藏、日常唠嗑和窥屏大大,为带给您的不便感到万分抱歉)

“只想让鸡兔谈个恋爱”系列之关键词4

关键词4
流星雨,新年,诱惑
预警:原作+关键词1背景,平淡的甜甜甜日常,两个纯(lao)情(fu)少(lao)年(qi)谈恋爱的故事,私设出没,适宜在食用了刀子之后过来吃

春节,是自远古地球时代以来传承至今的众多节日之一,是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
它前接小年大年除夕夜,后接元宵还有情人节。所以在经历了几万年的演变后,人们干脆把从小年开始一直到元宵或西方情人节的这段时间里的节日功能总和起来,使这段时间中的每一天都是可以与家人团聚,和情人约会,和朋友游玩的日子。同时,这段时间也成为了令上班族学生党最为心心念念的法定节假日之一。
然而可悲的是——尽管经历了几万年的演变,学校压缩假期的能力还是一样地恐怖。
“但再怎么恐怖也不能让我们在大年三十还得待在学校里赶论文啊。”
猎魊此时正裹着厚厚的被子盘腿坐在小桌子前,旁边放着一盏小台灯,只伸出一只快冻僵的手在光屏上写着字。
“那你也可以不写啊。”公仪魅走过来,将一杯热茶放在桌子上,“这只是假期作业而已。明天就正式放假了,用得着这么拼么?”
“写完作业的人没资格和我说话。”猎魊将热茶捧在手里,小口小口地抿着,“再说,我们放不放假都一样待在学校里,有什么区别么?”
“有啊,比如——我们可以去街上逛一圈,置办点生活用品。上次实验剩下的经费挺多的,足够我们再去一趟你心心念念的高档咖啡厅里点杯咖啡。”
听上去很有诱惑力。猎魊想着,加快了手上的速度:“但我做的可是有关魔鬼方程式的论文……我可不想辜负了导师对我的期待呢。”
“那就记得注意身体,零点的新年钟声敲响后就必须睡了。单靠茶来提神,你的精神力是肯定撑不住的。”说完,公仪魅坐到猎魊旁边,把被子紧了紧。
“知道啦知道啦。”像个老妈子一样。猎魊在心里吐槽了一边,“那你呢?到了11点就准时睡觉的公仪魅同学,现在都11点半了。”
“我么?”公仪魅微微一笑,“我在陪我的舍友兼男友跨年啊。这不是传统么?”
猎魊低头默默地钻研魔鬼公式,不说话了。

在两个多月前的万圣节,他和公仪魅成为了情侣,至今想来依然有些恍惚。
成为情侣后的生活和之前并没有什么两样,依然是结伴而行,一起上下课,一起做实验,一起吃,一起睡。在别人眼里依旧是再普通不过的舍友关系,只有当事人知道有什么地方已经改变了。
譬如,在与大批人群一起走时,不经意间会牵上的手;在做实验时看似正常的肢体接触;还有就是宿舍里并在一起的床和混在一起的生活用品……
更过分的还是言语挑拨啦。猎魊心绪一乱,原本清晰的思路又变成了一团乱麻。偷偷地瞄了旁边的公仪魅一眼,见他正看着窗外发呆,大概又在想什么上课时学到的知识吧。

窗外突然闪过一丝亮光,紧接着是无数的光点划破夜空。
“流星雨开始了。”公仪魅轻声说道,“还有十分钟跨年,你要是解不出来了,可以过来看。”
“那只是学校里的老师哄情侣用的把戏而已。”猎魊一边吐槽一边自觉地挪了过去,“再说,我们坐在宿舍里看不是很奇怪么?情侣们应该早就坐在草地上一边说着悄悄话一边看流星才对。”
只是他们不能而已。
尽管现在人们的思想开放了不少,但真正选择走这条路的人还是很少的,其中敢光明正大地站在众人面前的更是寥寥无几。
不是因为怕众人讨论自己的言语,只是,不想自己的伴侣受到攻击而已。
除非他们真的强大到了一定程度,足以保护他们的伴侣,或亦是,伴侣本就是足够强大的人。
而他们,现在仅仅只是天赋不错的学生而已。
所以他们只能偷偷地牵手,在别的情侣光明正大地秀着恩爱的时候窝在宿舍里仰望星空。
就像两只蝼蚁抱在一起取暖一样。
就像以前的他们一样。

“猎魊?”公仪魅轻声唤道,“听到我刚才说的了么?”
“嗯?什么?”猎魊从不好的回忆中挣脱出来,有些迷茫地看向公仪魅。
“我说。”公仪魅无奈地重复了一遍,“等我们攒够了钱,就在校外买套房子吧。”
“怎么突然……?”
“一直这么掩着藏着也不好受吧。”公仪魅握住猎魊露在外面的那只冰冷的手,“如果我们在郊外买套房子,那就不用担心同学的反感了。我们可以自由地牵手,在很少有人经过的小路上散步,可以坐在草地上看真正的流星雨落下来。虽然也有点逃避的意味在里面,但最起码那里比宿舍要大多了。”
“这样的话,也更像情侣一点吧。”
台灯的灯光照在公仪魅的脸上,朦朦胧胧的。他的脸上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一对碧色的眸子并不是特别地清晰,却让猎魊有一种心里的自卑、害怕与不安等小情绪都被看透了的感觉。
什么更像情侣啊,明明本来就是。这样弄得我就是一个会闹别扭的小女生一样。
猎魊不满被这么几句话压制,决定扳回一城。
微微屈起身,被子从肩膀滑落。在公仪魅还没反应过来前,四片唇瓣就贴在了一起。
不同于两个多月前万圣节派对上青涩、紧张的吻,只有淡淡的温情从相贴的唇瓣间弥漫开来。
这也是他们正式成为情侣以来的第一个吻。
明明这样,才更像情侣一点啊。
公仪魅在短暂的惊讶后便反应过来,伸手托住了猎魊的腰。
新年的钟声,正在从远方缥缈地传来。
“不趁机在流星雨下许个新年愿望么?”
“我刚刚已经许了。”
“那是什么呢?”
“愿望说出来就无效了。”
“……”
“……”
“买了房子后,我们再开家咖啡馆吧。”
“好。”
此时,距离意外发生,还有一年多的时间。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