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渣当自强

大渣比一个_(:з」∠)_而且还是随时会弃坑的那种。
萌的cp又杂又乱还来自不同的圈,小说里的动漫里的历史里的应有尽有,但仍然处在每天粮不够吃的恐慌中。
颜控癌晚期,没救了的那种_(:з」∠)_
高考结束,开始放飞自我。
试图达成“给所有萌过的圈都至少产一次粮”的伟大目标。
(注意,由于个人强迫症,本号主要用于收藏、日常唠嗑和窥屏大大,为带给您的不便感到万分抱歉)

“只想让鸡兔谈个恋爱”系列关键词2

关键词2
一切都是骗局,擅长与不擅长,熟悉你的身体
预警:新世界设定,赤皇与青仙是生意啊科研啊各种方面上的竞争对手,但赤皇的领域比较大,青仙主攻的还是科研方面(比如研究机器人啊什么的还有一些违法的东西),保留“械”的设定,但没有“气”“幻”这些派别,可以看做是未来文吧(大概)。
本文由几个零碎的小片段组成(不然要写到猴年马月= =),比较跳跃,由于排不了版所以用数字分开。第一次尝试,写得不好请见谅_(:з」∠)_ 最后两段是鸡妈视角,前面是兔子视角。



这是猎魊第一次见到青训营教官嘴里那个无所不能的大人。
“所以说,这就是我的第一个任务么?”双手交叉,身体略微前倾,似乎很好奇帷幕之后的人的样子,“赤皇大人这么看重属下,真是受宠若惊啊。”
“不过大人放心,属下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

“这是你的新搭档,卯兔。”
坐在一个神奇的鸡状座椅上处理数据的人转过头来,白发,绿眼。
长得还是挺人模人样的。猎魊想着,笑着伸出手:
“你好,我是卯兔,以后请多多指教。”

第一次正式上岗难免有些不习惯,而且还是非常消耗脑力的工作。总是是大部分身体被改为机械而很少感到劳累的猎魊也不禁扯了扯被纽扣紧紧锢在脖子上的衣领,露出了一小半机械做的脖子,想放松一下。
余光瞄到一旁的酉鸡朝这里瞥了一眼,又转回去工作了。猎魊撇了撇嘴:虚伪的研究者。
不过越是这样,就越容易露出马脚。
抓卧底这种任务,我可是最擅长了。

“死兔子衣服穿好点。”
“知道了死鸡妈。”猎魊说着扣上了一枚纽扣,又暗暗地把另一枚解开了。

新区检测到了不寻常的能量波动,两人作为技术部人员前往调查。
“什么啊,也不配备点武装人员,要知道我们技术部基本都是头脑发达四肢简单的的技术宅啊。”猎魊隔着防护手套戳了戳一朵被太阳照蔫了的小花。
一旁正在对土壤进行取样的酉鸡耳朵动了动,但笑不语。

“砰!”

猎魊将酉鸡塞到一段破旧的矮墙后,右手零生成一把大口径步枪,从墙上翻了出去。
“死鸡妈待在这里不要乱走。”

沐浴着众多技术宅惊羡的目光,猎魊将抓来的几个俘虏交给了审查部的寅虎。
一旁的武装部部员看着猎魊只有几处小擦伤的机械身体,挖墙脚的心蠢蠢欲动。

将整理出的土壤数据交给计算鸡处理——猎魊依然无法理解酉鸡喜欢给自己做出来的机器取名为“××鸡”并刻上Q版鸡的爱好——一天的工作就算是完成了。猎魊按下“床”按钮,顺着下降的椅背仰躺下去,拽出从夹缝里弹出的被子把自己裹起来,沉入梦乡。
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把他从被子里慢慢移出来,然后是机器启动的运转声,接着手脚被冰冷的金属环扣住。这种感觉再熟悉不过了——
就像是青训营里给他改造身体的人每周都给他做的例行检查一样。
终于憋不住想来检测我的身体数据了么?猎魊按下藏在手心里的微型录音机,睁开了眼睛。

“鸡妈你是要干嘛啊?”
“你右臂的连接部位被几颗子弹打凹了,有可能造成以后轻微的操作失误。”酉鸡捏了捏猎魊的右臂,感觉修得差不多了,收起了旁边的工具,走到治疗鸡的光屏前把上面的数据记录下来,“毕竟我们以后会接触到更危险的物品,谁也不希望搭档在加试剂时手一抖引起爆炸不是么。”
“可你记录我身体数据干嘛?”猎魊动了动手臂,觉得是比刚才顺了一点,“这可是我的个人隐私,你这样我会想偏的。”
“作为一名优秀的机械师,还拥有一名半机械人搭档的我,”酉鸡记录完数据,走过来坐下解开猎魊手脚上的金属环,“当然要更加熟悉搭档的身体,才能更方便地一起完成任务啊。”
“所以……”酉鸡突然俯下身子,双手撑在猎魊肩侧,使两人呈面对面的状态,“为了避免出现因轻微小伤而浪费了研究时间的现象,作为技术部的核心人员,还是少亲身上阵吧,兔子。”
十一
酉鸡走后,猎魊点开录音机,删除了里面的录音。然后无奈地捂住脸,漏出一声叹息。
“果然还是不太擅长应对这种聪明的研究人员啊……死鸡妈,给我等着。”
十二
“你来找我,莫不是得到了什么关于‘卧底’的信息?”
公仪魅手里捏着一枚白子,答道:“卑职并未找到信息……倒是得出了一个卯兔并非卧底的结论。”
“虽不知大人为何给卑职和卯兔设下此局,不过……”一子落下,胜负已分。
“哟……你赢了呢。”
“承让了,大人。”
十三
“你不打算告诉猎魊事实么?”
公仪魅要掀帷幕的手一顿,又继续掀开它,走了出去:“卑职认为,没有这个必要。”
那只狡兔总会明白的。
在那之前,还是多逗一下他吧。
逗兔子什么的,我可是很擅长的啊。
【这篇比上一篇短,然而实际上是像挤牙膏一样挤出来的orz】
【一开始看到这么值得开车的关键词我的内心是崩溃的,然而还是强行圆了过来orz】
【大概就是赤皇在他们搭档前对两人说你搭档是青仙派来的卧底,来盗取机密的那种,让你找证据好以后控制他这种。但实际上两人都不是卧底hhh最后这事当然被鸡妈发现了,但怎么发现的……其实我也想了老半天,就当是从日常行为中推出来的吧】
【赤皇为什么这么做呢——因为闲得无聊想找乐子(不)其实还没想好原因以后再圆吧】
【录音机什么的鸡妈是知道的,因为身体检查嘛,一放机器里啥都知道了,所以后面纯粹是在逗兔子。】
【本篇主要是兔子视角,所以有很多兔子是不知道的,比如在新区被袭击的时候鸡妈也暗戳戳地干掉了一些朝兔子射子弹的人什么的w主要靠脑补来吃糖×】
【个人觉得兔子和鸡妈真的挺适合扣上“涯先生派来的卧底”的帽子的。鸡可以说智商高又研究机械怎么看都像青仙那边的研究人员,兔更不用说了,连身体都是机械做的= =】
【其实整篇文章真正的脑洞来源是十二段的那个原漫画里的片段hhh】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