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渣当自强

大渣比一个_(:з」∠)_而且还是随时会弃坑的那种。
萌的cp又杂又乱还来自不同的圈,小说里的动漫里的历史里的应有尽有,但仍然处在每天粮不够吃的恐慌中。
颜控癌晚期,没救了的那种_(:з」∠)_
高考结束,开始放飞自我。
试图达成“给所有萌过的圈都至少产一次粮”的伟大目标。
(注意,由于个人强迫症,本号主要用于收藏、日常唠嗑和窥屏大大,为带给您的不便感到万分抱歉)

“只想让鸡兔谈个恋爱”系列之关键词1

关键词1
万圣节,醉酒,反抗命运
预警:文笔烂的腿肉,有私设(昔日校友+舍友),还是原来的星海背景,可能ooc,是刀是糖看自己,我觉得还是挺甜的_(:з」∠)_
猎魊の场合
那是青仙同意与赤皇联盟的第三天下午,青仙携两大骸王刚刚到达浮空岛,打算与赤皇商讨一下联盟的具体事宜。
为了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赤皇大手一挥,下令要在晚上开一场欢迎派对,让那些本来就没什么事干的神将们和骸王好好培养感情。
露天会场很快就布置起来,到处都是彩色的飘带和圆滚滚的气球——这当然是闲得没事干的神将们的杰作——在一堆规规矩矩的建筑物中格外显眼。
猎魊将最后一个粉色气球挂在临时拉起来的绳子上,摸着下巴看着,灵光一闪,向经过的布置会场的一位副将要了只签字笔,在上面画了只兔子。
还笔的时候遇到了点事情。猎魊找到那个副将的时候,那个副将正在斥责两个手里提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的工作人员,猎魊仔细看了一下,似乎有南瓜?
“嘿,我是来还笔的。”猎魊拍了拍副将的肩,“所以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么?”
“卯兔大人。”副将恭敬地站好,“这两人是新来的,不懂规矩,说什么今天是万圣节,想把赤皇大人为客人们准备的欢迎派对改造成万圣节主题派对,还大不敬地想让各位大人装扮成鬼魂女巫的样子参加。”
“万圣节啊……”猎魊像是想起了什么,微微一笑,看向瑟瑟发抖的两人,“你们想办的话,就试着去说服其他人吧。如果能办到,那也未尝不可。”
“可是……”副将觉得不妥,开口想要阻止,猎魊却把笔扔他手里就转身离开了。
“派对嘛,最主要的还是要开开心心啊。”
然而最后万圣节的构想还是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实现,但在工作人员的坚持下角落里还是放了几个南瓜灯。
派对开得很热闹,主要还是以玩为主。不知道谁买来的放在中间大圆桌上的蛋糕上的奶油被众人残忍地刮下来抹来抹去,两位骸王自然也不能幸免。申猴从床底下抱出来的几大罐百年陈酿也被用来助兴,基本上每个人都喝得有点脸红。一看就喝高了的午马打着嗝躺在亥猪身边,不远处是被用了激将法后喝了几杯酒就倒在草地上一边打滚一边念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编的诗的未羊。寅虎和丑牛正在与其他几人拼酒,巳蛇一边劝丑牛少喝点一边用眼刀戳喝得正嗨的申猴。平日里只接触咖啡和茶的猎魊自然不想掺和进去,于是顶着一头满是奶油的粉发小心翼翼地在灌木丛移动,却还是被寅虎捕捉到了。
“嘿,卯兔,来喝一杯啊!”
被人从灌木丛中拽出来的猎魊无奈地晃晃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来的茶杯:“你瞧我不是刚喝了一杯么?”
寅虎的大脑已经被酒精冲得有些晕乎乎的了,完全没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她看了眼空空的茶杯,把猎魊拉到拼酒的桌前:“那就再喝啊!这里有得是!”
猎魊顶着巳蛇幸灾乐祸的眼神从一片狼藉的桌子中找到了特意让副将无香准备的小茶壶,把茶杯倒满,悠悠地喝了几口,看向不远处仍亮着灯的建筑物。
那里是今晚赤皇和青仙商讨联盟事宜的地方,酉鸡也在那里。
“死鸡妈,借着公事的名义逃避派对,把我丢在这里。”猎魊撇撇嘴,但也知道这不能怪酉鸡。毕竟联盟这种大事,军师还是必须要在的。
猎魊正走着神,一旁的寅虎见他茶杯没满,又倒了点酒进去。
“卯兔,来,继续喝!”申猴拍了拍猎魊的肩,猎魊回过神来,笑着将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在感觉到不对前晕乎乎地倒了下去。
“什么嘛,我以为很能喝的。”寅虎一脸嫌弃地把猎魊放到草坪上。
猎魊只觉得一瞬间天旋地转,突然身边就变成了密密麻麻刺得人发痒的草叶,耳边是小昆虫爬动的窸窸窣窣的声音,令他想睡又头疼。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地传来,似乎是往这边走的,那又是谁呢?他吃力地扭头看去,看到的是熟悉的白发与绿色的眼。

公仪魅の场合
公仪魅无奈地捉住已经醉了的卯兔胡乱挥着的手,将他从草地上拉起来。卯兔顺势倒进他怀里,黏糊糊的奶油也蹭到了衣服上。
“鸡妈……”卯兔含糊地说着,因醉酒而显得朦胧的红彤彤的眼睛无辜地看向公仪魅。公仪魅心下一暖,觉得这个平日里狡猾得不行的人此时倒真的像只兔子起来。
那种会乖乖地躺在你怀里,任你抚摸,用圆溜溜的眼睛瞅着你的兔子。
卯兔上次这么乖的时候还是在十多年前的这一天,他们确定了关系的那一晚。在学校举办的万圣节派对上,卯兔披着薄薄的床单过来吓他,却因人群过于拥挤完全没有起到效果,反而使他们在昏暗的灯光和混乱的场面中被挤到了会场中心的阶梯旁。卯兔被他压在栏杆上,而他趁床单掀起的空隙钻进去,在他惊讶的目光中攫取了一个甜美的,带着点奶油味的一触即离得吻。两人都有点颤抖,想触犯了什么甜美的禁忌一样忐忑不安地抱紧对方。床单隔开了众人的目光,隔开了喧哗的音乐,在这个只有他们两个人和从床单上充当鬼魂之眼的洞中透过来的光的世界中,他们能清晰地听到对方急促的呼吸声和砰砰直响的心跳声。紧张和闷热带来的汗水浸透了后背,两人对视着,从对方的眸中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那是在意外发生前最美好的一段记忆。
再然后呢,是满地的鲜血,暗无天日的实验室……所幸他们仍坚持地走到了今天。
不远处的寅虎和丑牛终于被喝倒了,同时倒下去还有申猴和雨骸。午马和亥猪带着不甚清晰的头脑搀扶离去,未羊的妹妹早已赶来将正在撒泼打滚的哥哥带走了。戌狗和子鼠拉起他们喝倒了的搭档隐入黑暗,风骸背起雨骸沉默地离开会场。原本热闹的盛宴一下子冷清下来,巳蛇抱起丑牛,见草地上还坐着两个安静地冒着粉红泡泡的身影,不忍直视地提醒了句“鸡妈你们早点回去”也走了。
公仪魅从回忆中惊醒,夜晚的冷风将他带回了现实。卯兔像那个夜里一样乖乖地窝在他怀里,头发和衣服上还带着奶油,已经睡着了。
“回去该洗澡了,笨蛋兔子,以后不能喝酒了。”
他将卯兔的一条胳膊架在肩上,一步步走向他们共同的“窝”。
过了今天,他们神将或许就再也不能这么愉快地齐聚了。
卯兔进行康复训练时曾问过他:“这就是我们的命运么?”
他没有回答,只是将卯兔抱进怀里,轻拍着他的后背。
如果那真的是我们的命运,那我会站在你前面,为你撑起一道温暖的屏障。
哪怕我们是生肖转世,无法拥有像常人一样安定的幸福。
【然而兔兔最后还是没保住qaq】
【这是在神将们出动前的时间段,接下来的剧情你们都懂的_(:з」∠)_ 】
【意外就是指兔兔身体被改造的事,因为真的很好奇啊所以毫无根据地yy了一番。大概就是有人因为知道鸡妈是酉鸡转世所以想灭鸡妈,兔兔帮鸡妈挡了一劫,结果身体大部分都被损毁了,鸡妈恶补了一番械的禁忌把兔兔救活了(具体可以参考丁铛和帕格菲),所以接下来兔兔会有康复训练。后来鸡妈出任务被赤皇抓走当下属了,但兔兔不知道所以伤心了好久,后来毕业了开了家以前就约定好了的萌兔咖啡馆(关键词3和4里会提到)悼念下落不明的酉鸡,直到赤皇找上门来(强行圆设定系列)。他们之前是不知道自己是生肖转世的w】
【这个在贴吧里也有发,不过如果要开车的话还是会在这里开的(然而不会开车×)】

评论

热度(12)